幸运的依涵🍃

海棠树下.

就是懒了点儿😂😂好看,挺感伤的,但是我很喜欢。

Aimeilihe Hu:

--「伯贤,我要结婚了。」


曾诺,与子共相守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等我。」


过往似是繁花,梦一场


==


朴府内一片的喜气洋洋,一段段的红绸有序地挂在梁上。


朴灿烈此刻正站在府上的堂前,看着下人有理有序的忙活着。


「喜帖都送出去了?」


看着满堂的朱色,朴灿烈开口问了一句


「是的,都照少爷的吩咐送出去了。包括那位在南京的公子也一并送去了」


听见这话,朴灿烈愣了愣,脑海里随之浮现那人的笑颜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罢」


挥手让侍从退下,径自走到凉亭坐下


脑海深处净是那人挥之不去的身影,和离别时那人的目光


我本不该动这情,却动了意。


——


朴灿烈穿着一身红袍,站在镜前望着镜中人,一时间竟觉得身上的喜服红得异常刺眼


「烈哥哥」


一个娇小人儿推门而入,望着这身影,朴灿烈有一瞬间的错觉


是他


待那人慢慢走近自己的身边,朴灿烈才缓缓反应过来


不是,不是的。


没有熟悉的药草味,没有那人温柔的叫唤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和女人身上香囊的味道


「烈哥哥,今日可是你我二人的大喜之日,你可别老是冷着一张脸啊」


女人调笑的说着,伸手帮朴灿烈整理略显凌乱的发


朴灿烈一言不发,脸上表情明显不悦。打开女人的手,走到窗旁望着窗外的风景


女人顿了一下,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瞪大了双眼


「难道你反悔了?」


朴灿烈把玩着发,心不在焉


「...没有」


女人听见朴灿烈的回答,明显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烈哥哥你快些准备好出来罢」


「...嗯」


——


边伯贤早早便到了京都,沐过浴,换上新装


灿烈,这最后一次,我想最好的姿容面对你


「欢迎欢迎啊!来来来,都到里边坐啊!」


管家刘叔在门外招呼着前来贺喜的客人们,边伯贤也是其中之一


「哎哟!是边公子啊!快来请进!小翠!快带边公子就座!」


被唤做小翠的丫鬟缓缓走上前来,鞠了鞠礼


「边公子请随我来」


边伯贤被带到一个颇为靠前些的位子坐了下来


墙上的喜字红得刺眼。


忽的一声锣鼓喧天,喧闹的人们瞬间肃静下来


「吉时到!请新人拜天地!」


边伯贤站在远处看着一对新人走进堂内,四周围的宾客都在拍着手,祝福着新人


「一拜天地!」


堂前的一对佳人朝壁上的画像行了行礼


「二拜高堂!」


二人继而转身面对堂门,缓缓俯下身子


「夫妻对拜!」


朴灿烈顿了顿,想拒绝,但身子却不听使唤的俯身行礼。


远处边伯贤望着这一幕,心猛地揪了揪


「礼成!现在新郎可以揭开新娘子的红盖头了!」


朴灿烈伸手缓缓揭开女人的盖头,女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新郎新娘二人逐一走到宾客面前敬酒


「朴大少爷能够娶得这么个貌美的姑娘可真是好福气啊!」


谈笑风生间,边伯贤走到了朴灿烈的面前,朴灿烈望着眼前人,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是...我内人」


朴灿烈犹豫了一会儿,才将话完整的说完


听见内人这二字,边伯贤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


女人将边伯贤的表情看在眼里,娇羞往朴灿烈肩上一靠


「夫君」


半响,边伯贤拿起桌上的酒杯,笑着说


「恭喜,新娘子很漂亮」


深深的看了那人一眼,边伯贤将杯子里的毒酒一饮而尽


腹部传来阵阵绞痛,边伯贤咧开嘴笑看着朴灿烈的眸,艳红鲜血沿着嘴角滑下


「灿...」


说话间,腹部抽痛的更厉害,边伯贤不禁皱起眉头,捂着肚子跪倒在地


「伯贤!」


望见边伯贤这个样子,朴灿烈早已按奈不住想要上前,却被身边的人抓住了手


「你干什么!你想抗旨吗?给我好好待在这儿!」


女人轻声在朴灿烈的耳边说道


「灿烈...」


微弱的叫唤,那个熟悉的声音依旧温柔


再看看我吧...这最后一次...


边伯贤闭上眼,嫣红的血滴落在地


「呵,来人啊,把这个人给我拖到后院,别把这儿给弄脏了」


新娘子冷声说道,在一旁的宾客们不停地窃窃私语


朴灿烈紧紧攥着拳头,手上青筋突起


伯贤...


边伯贤被侍从带到一个后院的一个幽暗角落,嘴角的血还在淌着,染红了边伯贤的衣襟


边伯贤半跪在地上,身子已逐渐失去意识


我是不是...要死了啊...


无意间朝前方望去,只见一个人影匆匆往自己的方向跑来


「伯贤!伯贤...」


朦胧间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抱起,那个熟悉的气息,是边伯贤一直思念的人


「灿烈...」


朴灿烈听着曾经轻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心里一阵一阵的疼


「你这又是何苦...」


边伯贤勉强牵起一抹笑,眼里的柔情不减当年


「你可还记得...我曾说过要帮你完成你想要做的所有事情...」


气若游丝一般,边伯贤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不,不要了,伯贤,伯贤你睁眼看着我!」


眼皮子越发的沉,边伯贤却只笑望着朴灿烈


「灿烈啊...我死了以后...就请你...把我葬在...那颗我们初相遇的...海棠树下,好吗...?」


握着的手逐渐冰凉,朴灿烈的心也跟着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好。」


朴灿烈抱起在石地上的人,怀里的人早已没了气息。


新娘子带着侍卫匆匆赶来,朴灿烈只是冷眼看了对方一眼


「烈哥哥!你我可是拜过堂了!现在你要为了一个下贱之人违背圣旨吗!」


「...失去了所爱之人,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朴灿烈只留下这话,便夺门而出


「伯贤,记得你说过,你最喜欢的花儿,便是海棠花」


将边伯贤轻放在海棠树下,从袖里取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进腹中。


朴灿烈缓缓走到边伯贤身旁坐了下来,颤抖着握住了边伯贤冰凉的手


「伯贤儿...你看...今年的海棠花儿开得真美啊。」




曾,


执子之手,


与子成说,


终只是浮烟 ;


曾,


死生契阔,


与子偕老,


都只是无果 ; 


红尘深处,


我因劫而来,


抽身,


却已心痕累累 ;


三界之内,


你渡谁而去,


错信三生石上缘


「完.」

圣诞节的告白【短完】

闺蜜写的,支持😊😊

Crystal黎清_:

#又名《嫁给我》《圣诞惊喜》//看过的亲们麻烦赞多一次谢谢


#吃小甜饼啦~


#感谢月浅的点梗 大家圣诞节快乐



鹅毛般的白雪缓缓的在空中飘落着,积在了地面和屋瓦上。这是一个圣诞节的冬天,重庆很难得的下了场雪。街上的灯火通明,人们走在雪地上,踩出了浅浅深深不同大小的脚印。



在这街上有一家独立式的甜品屋,被雪覆盖的烟囱冒出了阵阵白烟,随即散逸在空中,室内的灯光透过玻璃墙洒映出来,洒在墙边微微堆起的白雪上,透出了一丝丝暖意。隔壁是间花店,两店之间隔着一条小路,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之中,显得既浪漫又清新。



今天是圣诞节,又是冬季,所以甜品店内外装饰了一些圣诞节的饰品,门口边放置了一棵圣诞树,点缀着星星点点的小雪花和星星,上面还挂着最新推出的冬日甜品系列。



王源和王俊凯坐在位置上,喝着热可可然后看着刘志宏和千玺在店里忙活着。



“诶大源男神不好意思,太忙了,喏你们的甜品。”



刘志宏走了过来把两碗甜品放到白色瓷桌上,两碗Q弹软嫩的焦糖布丁。



“啧,那你们为什么不要请人啊?”王源撮了一口热可可,看着刘志宏说道。



“千玺不要啊,我也没办法。”刚说完话玻璃门就被推开,发出了阵阵悦耳的铃声,“诶诶,你们等先哈。啊,来了来了。”说完就去接待新来的客人了。



“他们的生活好像也挺幸福的。”王源勺了一口布丁放入口里,味道还不错。



“嗯,我们也挺幸福的。”王俊凯看着王源,笑着温柔缱绻,手搂上了王源的腰。



王源被王俊凯的话给弄笑了,乖乖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看着窗外的雪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二个冬天,但是雪还是第一次见,或许说是第一次在重庆看到雪。



“店里开的暖气够吗?你手总是发冷,不够的话我让刘志宏开暖一点。”王俊凯帮王源理了理脖子上的围巾,王源怕冷,即使屋里开了暖气还是会觉得冷,所以自己都会充当他的暖宝宝。



“不冷,王俊凯你都快成我妈咯。”王源看王俊凯帮自己整理围巾,嘴上这么说心却是甜甜暖暖的,像现在一样,大冬天喝着一杯美味的热可可,暖流随着脉络的血液缓缓流到心间。



王俊凯摇头笑着,不语。虽然王源是这样说,可是他自己却不懂得改,总是依赖自己。王俊凯刚还想说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给打断了,王俊凯看了一眼拨号者然后接起了电话。



“喂?嗯、好、嗯、我这就来。”王俊凯说完后就挂了电话,然后看着王源说道。



“源儿你先等我,我有事情要处理,很快就回来。”说完后就打算起身离开,还未起身手就被王源拉着。



“你等等。”



王源也帮王俊凯整理脖颈处的围巾,还帮他整理额前的碎发。



“好啦。”



王源话音刚落就突然被堵住了嘴,杏眼眨眨仿佛还没反应过来。王俊凯也没做过多地停留,只是啄了一下王源的唇瓣。



“我走啦,等我。”



说完就站起身推开玻璃门消失在王源的视线。



王源捏着小汤勺搅拌着热可可,布丁也吃完了,觉得有些无聊,怎么王俊凯去了有一段时间了还没回来?抬头看了一眼店内的情况,少了那两人忙活的身影,王源不禁疑惑,这人都跑哪去了?



这个时候他就看到刘志宏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而且快步直朝自己走来。



“王源快走快走,我们出去看雪,千玺也在外面!”



王源还想问怎么这么突然,不过话还没来得及脱口就被刘志宏脸人给拽了出去。刚从温暖的室内走了出来,还来不及适应的王源打了个哆嗦,原来外面已经这么冷了啊…



其实王源还有好多问题没文,就例如现在跑出来看雪店里的客人不用顾了吗,怎么突然要去看雪等等相关问题。



“刘志…”王源刚想问他怎么没看到千玺,结果才发现刘志宏这货居然不见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莫名其妙?



王源让自己暂且不去想那么多,街上的行人大多数都是情侣,互相挽着彼此的手过着寒冷的圣诞节。



王源抬起头看着天空,墨黑色的夜空洒下了一颗一颗的小白球,甚至洒下了白色的雪花。



王源莫名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每一个雪花都是独一无二的?课本给的解释在脑中好像已经模糊了,就肤浅地认为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和法则吧,同一个世界不可能出现同一个事物的道理。



王源伸手接起一片雪花,感叹并欣赏着大自然的奇妙。



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王俊凯?



“喂?”王源接起电话,想问王俊凯去了哪里。



“王源儿。”不过对方好像不打算给自己说话的机会,“你看看上面。”



王源听话的抬起了头,就看见王俊凯手肘按着天台的栅栏,看着自己的眼睛笑得深情,笑得温柔缱绻,里头写满了言语无法诉说的情愫。



“你听我说。”



明明是隔着屏幕的通话,可王源却觉得好像王俊凯现在就在他身边一样。



王源咽了口口水,看着天台上的王俊凯,内心隐藏着的期待仿佛在这一瞬间慢慢胀了起来。



“王源!我爱你!嫁给我吧!”



王俊凯右手呈喇叭状放在脸上,朝下面的王源大喊道,想把爱他的那颗心公之于众,更想让他知道。



王源的心就在那一刹那,仿佛落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在心坎里炸开。时间仿佛慢了下来,耳里、脑里甚至是心里,都充斥着王俊凯对自己的告白。突如其来的幸福几乎让他反应不过来。



行人们也纷纷被王俊凯的告白给吸引住,个个晃着脑袋想看看那个叫王源的人,那是上辈子积了多少福分才能让一个大帅哥在公众面前浪漫的求婚告白。



王俊凯从天台跑了下来,跑到王源面前把手中不知从哪变来的一大束玫瑰花抵到王源面前。王源木讷的接了玫瑰花,还是一副没反应过来嘴微张的样子。



“王源。”



随即,王俊凯做出了一个让众人惊叹的举动,他单膝跪地,手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嫁给我。”



说完后还歪起头看着自己,仿佛眼中只有自己一个,好看的桃花眼此时此刻灌满了温柔的爱意和深情的真诚。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行人不但没闲着,反而还一致的起了哄,有节奏的鼓掌声配上现在这幅场景,简直是浪漫到不能再浪漫。



王源看着王俊凯,嘴角缓缓扬起,说了那令王俊凯和众人欢呼的三个字。



“我愿意。”



刚说完,观众就迅速反应过来,热烈的鼓起掌,甚至还有激动的欢呼声。王俊凯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把戒指套入了王源的无名指。



“套上去你就是我的人了。”



王源笑看着王俊凯,也拿起了盒子里的一枚戒指给王俊凯套上,眼尖的他发现了戒指上刻着KarRoy的字样。



“好,那你不准后悔也不准反悔。”



在给王俊凯套上戒指后,王源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周遭都是满满的祝福、掌声和欢呼声。



在王俊凯亲自己的时候,众人的欢呼和掌声也愈发愈热烈起来。王源搂住了王俊凯的后颈,乖顺地接受王俊凯充满了占有欲的吻,仿佛幸福就在这一瞬间。



天空也放起了五彩缤纷的烟火,随着一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烟花接连不断,耀眼的色彩在天空中交替,滞留,形成了炫丽的光带。



似乎是在对他们的爱情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此时此刻,刘志宏和千玺在天台上,互相依偎的看着天台下腻在一起的人儿,仿佛是在欣赏着最美好的风景一般。



“他们会幸福的对吧?”



刘志宏看着千玺,说道。



“他们会的,和我们一样。”千玺搂着刘志宏的腰,在他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握着刘志宏的手也紧了些。



希望每一个爱情都能获得圆满的结局。



这个时候,隔壁花店放起了一首歌,前奏愉悦欢快,倒是挺适合现在的氛围,也适合圣诞节下着雪的今天。



好冷 雪已积得那么深
Merry Christmas to you
我深爱的人

好冷 整个冬天在你家门 
are you my snowman
我痴痴 痴痴底地等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拼出你我的缘分 我的爱因你而生 
你的手摸出我的心疼 

雪 一片一片一片一片 
在天空静静缤纷 
眼看春天就要来了 
而我也将 也将不再生存



我爱的人,圣诞节快乐。



END
#圣诞节的今天,送这首《雪人》给看这篇文的每一个读者,谢谢观看。
#嘤嘤我在福州冻成狗…

对芭蕾舞演员来说,
芭蕾裙漂不漂亮没关系,
重要的是,
她们跳舞的时候,
是否耀眼🔆